您的当前位置:延边智慧体育首页 > 看资讯 > 新闻资讯 > 深度-崩盘!中甲中乙为何迎解散潮 无人能撑住不造血的投资
深度-崩盘!中甲中乙为何迎解散潮 无人能撑住不造血的投资
来源:智慧体育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21   


1月15日,中国足协宣布了《中甲、中乙、中冠俱乐部工资奖金提交延后》的文件,宣布这三级联赛球队的工资奖金表,提交时间由原来的1月15日,延至1月31日,想用多出来的十六天,使陷入困境的这三级联赛球队,有充分的时间完成工资奖金确认表或完成转让。

除了辽宁、四川和华南虎三支中甲球队,多达十三支的中乙球队,同样面临着欠薪的问题,多给出的十六天的时间,也不过是个面子工程。

凛冬已至,从解散的延边开始,中甲以下所有俱乐部,在最近五年,包括获得冲超成功的华夏幸福,全部是依靠投资商的输血经营,俱乐部本身没有造血功能。投资商的输血,则希望拿到政府的更多补贴来弥补自己的付出,或利用俱乐部壳资源,把利益最大化。

延期几乎没有效果

尽管中国足协宣布了延期的文件,但延期的效果几乎等于零。

原因很简单,以中甲的三支球队为例,四川FC的投资商,唯一的想法就是以高价将球队转让出去,然后由新的投资商,承担原有的所有债务,包括拖欠的薪水和奖金,找冤大头来扛债的想法,本身就是一种鱼死网破的一厢情愿,当然,也是唱给当地政府看的。

辽宁队因为球员薪水而导致出现的3.8亿的欠税,本来希望可以通过当地政府出台政策免税,但随着国地税的合并,这3.8亿税款,地方政府无法为其免去。

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公布了2.5亿欠债,欲以1.8亿转让,几乎不可能有人在这种状况下接手球队。

除入乙级的上海申鑫,本有可能因为这三支中甲球队的问题,留在中甲,但现在欠下5000万债务的申鑫,被认定已经无人接盘,如同一年前的延边富德,准备直接解散。

除了上海申鑫之外,存在着欠薪以及其他经营问题的中乙球队还有:苏州东吴、盐城大丰、延边北国、福建天信、西安FC,长春百合嘉路喜、南京沙叶河海、湖南湘涛、宁夏火凤凰、大连千兆、广西宝韵、深圳鹏城。

这十三支中乙球队中,苏州东吴是近几个赛季里的足协杯黑马,长春百合嘉路喜是六年前成立;在2006年成立的湖南湘涛,前身则是2004年成立的湖南湘军,在2006年降级后,2009年获得中乙冠军,随后在中甲征战七个赛季,直到2016年降入中乙,董方卓曾在12-13赛季效力于该队。

湘涛的问题是欠薪,从2018年10月后没有发过工资;苏州东吴2019年后三个月的工资未发,但投资方说又补齐了;有着延边富德血统的延边北国,以及地处南部的广西宝韵,目标就是解散球队。

中甲的问题是欠税以及负债,中乙的问题是已成现象级的欠薪,但这只是中甲中乙无法经营下去的表象。事实上,很多球队除了球员的欠薪,还有球队各级管理人员的欠薪,以及欠下的物业费和水电费。

投资商的梦想与渐渐被榨干的壳资源

欠费的背后,是俱乐部在用完了第一笔投资之后,又不断吸收新的投资商加入,在这样一个砸钱的接骨传花游戏之中,每一位参予者的终极目标,不是为了烧钱图乐子,而是为了通过俱乐部原有的硬件设施,获得更多的贷款以及政府资助,一旦拿不到贷款和政府的资助,一旦无法把俱乐部硬件资产变现,这一切都将归零。

中乙联赛的投资热情,在2016年开始出现。前解说员周亮,创立了上海申梵队,这支以上海年轻球员为主的球队,在2016年打入中乙,上海申梵队在上海滩,根本没有经营的空间以及理念,但是周亮,却利用申梵队,打造出了一个P2P的理财平台金球所。

不仅如此,金球所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,甚至还制造了年利率在10%的铜球宝和12%的银球宝,铜球宝包括“俄罗斯不胜”、“乌拉圭不负”,你没有看错,这就是买胜负。2018年8月3日,普陀区公安局以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,拘捕了周亮。

周亮是把中乙壳资源玩到极限的人,但是更多参予到中甲和中乙的投资商,还是希望利用球队,获得更好的投资机会——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足球投资可以带来非常多的好处,包括用更便宜的价格拿到土地,获得更多的免税机会。

可惜二十年后,中甲和中乙的投资商,还做着这个梦。

以宁夏火凤凰的前身宁夏山屿海为例,宁夏队成立于2013年,2015年,上海山屿海集团出资398.2万元,获得俱乐部90%的股份,山屿海集团宣称,三年里投入了近一亿元,拿到两次乙级联赛北区第一,从未欠薪,但没有获得任何政府方面的助力。经过几次倒手接手,终于在2018年底,彻底退出。

2019年1月,银川体育总会全盘接手球队,并与大连一手生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,一手生鲜将成为宁夏火凤凰投资商,并获得90%的股权,扛下所有债务,作为回报,火凤凰主场贺兰山体育场的周边房屋,全部交给一手生鲜经营。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一手生鲜在出资数百万之后,最终没有继续投资,宁夏火凤凰处于欠薪状态。

中甲中乙现状:无人能撑住不造血的巨额投资

从中甲和中乙的状况,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结论。

首先是中甲和中乙球队根本不具备造血能力,这些造血能力包括稳定的门票收入和通过球衣出售获利,也没有稳定的赞助商;同时,中甲中乙球队,在目前的情况下,无法培养出优秀的年轻球员,也无法将年轻球员转卖获利。

更准确的说,中甲和中乙的年轻球员,很难在二级联赛中踢出来,更无法再上一步,不论他们的表现多么好,他们只要不是国字号的球员,他们就只能在低等级联赛里挣扎,他们的转会价格或者有价无市,或者根本就不值钱。

在二十年前,天津火车头即使处于乙级,他们的青年军也满是被人争抢的优秀球员,如李玮峰和李毅,而现在中甲和中乙的年轻球员,缺少上升通道,他们的身价,不论怎么踢,都没有中超的年轻球员更有优势,后者们还是各级国字号球队的常客。

其次就是,中甲中乙球队的壳资源不值钱,以往球队可以跨省转让,现在只能在本省(市)内进行转让;壳资源不值钱的原因,还有投资商无法从当地政府那里获得更多的优惠政策,在政府行政权力受到越来越多约束的情况下,投资商希望投资足球进行便宜拿地、免税甚至是获批低息贷款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其三,就是中甲一年的投资额接近一个亿,中乙没有两千万也不可能生存下来,在俱乐部无法造血的情况下,没有人愿意无偿投资。

每一个投资商,不过是想从俱乐部已有资源上尽可能捞一笔就走,所谓的投资,不过是年初谈判,年中看能不能捞点好处,年底走人。高昂的投资,使所有投资商进入的目的都是不单纯的,有做P2P的,有拿房屋出租权的,还有拿着球队的固定资产贷款的,这些行为展现出来的最直观结果只有一个,球员欠薪。

混乱的经营模式和理念,是中乙欠薪的原因,无法承担的巨额投资,是中甲球队扛不住的原因,但归根结底,足球俱乐部必须拥有自己的造血功能,并且不能毫无原则的烧钱,否则即使是大连一方这样的中超俱乐部,也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智慧体育 - 副本.jpg


0 条评论
评论成功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,欢迎发表您的观点
热门资讯
热门场馆